第2章 结婚?结婚?

  离丝着实被吓了一跳,长这么大,她还没被男人这么抱过呢?哪怕这个男人真的很帅。

  “你干什么?放开我?”她捶打着他的背,腿也管不住不停的挣扎,试图用大声的喊叫来引起服务员的注意以获救。很明显,她想多了。

  顾项游抱着她往电梯里走去,后面的秦创和前台说些什么,邪恶的看着被扛进电梯的她。

  “女人,你死定了。”男人把她扛在肩上,输了指纹,刚进房间就硬生生把她扔在床上,欺身就压上她,愤怒的撕开她的衣服,连个反应的机会都不给她,就毫无征兆地进入她的身体。

  她疼的要命,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门铃就适时的响起。他扔下她,套了一件浴袍就去开门,也不管她是不是春光乍泄。

  “顾总。”服务员看他这副模样,三魂也快吓丢了,一定是打扰了他的美事,“顾,顾总,这是秦先生交待给您送过来的”。服务员把东西递给他,撒腿就跑。

  是套套,秦创也很无奈,他这个老大,每次都得他给他擦屁股,总不能以后让他的孩子满街跑吧!

  离丝不知道怎么了,就是感觉有一个巨大的东西在自己的身体里扫荡,她疼得厉害,就昏死过去了。

  顾项游在她的身上酣畅淋漓够了,才从她身上下来,见她一动不动。心里稍稍的紧张了一下。

  他捂着自己的胸口,怎么回事?他怎么会紧张的?

  把她抱到浴室里,就这么开着水让她冲着,顾项游就这么看着她,水冲过的小脸还算干净,不似那些人的浓眉大眼,却也是小巧玲珑,模样倒长的还可以吧。

  哼,这种女人,他倒是见多了,不是想玩吗?那他就陪她玩玩。不过,看刚刚床单上的血,她竟然是第一次,确实有点不可思议。

  第二天日上三竿的时候,离丝才迷迷糊糊从睡梦中醒来,她揉了揉酸痛的脖颈。

  嗯?怎么回事?是谁给她换的睡衣,还这么的性感?她隐约记起昨天那个男人……她不敢往下再想,只当是一场梦,她起身准备收拾收拾东西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

  只是一下床,腿间的酸痛和床单上那一抹历历在目的鲜红时刻提醒她,她失身了!

  天啊,她还要怎么见人?干脆死了算了,可是她死了,她那年迈的父亲该怎么办?她想的头痛。

  昨天她身上的衣服已被撕裂,实在是穿不出去,她总不能穿着个睡衣满大街跑吧。

  正当她惆怅的时候,咦,桌上那是一张纸条吗?

  “女人,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,不想让你那个患糖尿病的爸爸有什么事的话,醒来后,酒店二楼西餐厅找我。”

  哼,她当是什么呢,男人都是一样的种,还想让她受骗上当吗?嗯,不对,可是他是怎么知道爸爸有糖尿病的?

  他,他,那个该死的男人,她不敢往下想像,离丝有一丝丝的害怕,曲目歌说的对,她不该惹火上身的。

  二楼的西餐厅内,顾项游坐在那里拿着一杯红酒晃来晃去,低头还看些什么东西!

  离丝穿着睡衣走进去,在大街上穿睡衣总比在大街上穿好多了吧。哼,他们这些有钱人就这样,拿着红酒还要装成是在看文件。

  顾项游抬头不屑的看了她一眼,心里想,跟我玩,你死定了!他点头示意了一下一旁的秦创。

  秦创从身后拿了套衣服给她。

  “户口本拿来……”他坐在那里低低的开口。

  纳尼,他要她户口本做什么?“那个,你要我户口本做什么?”她和他保持了一定的距离,这个男人的气场实在是太强大了。

  “结婚!”他淡定的开口,脸上看不清一丝情绪。

  “结婚,什么?结婚?”她吓的瞳孔放下了无数倍,这个男人是疯了吗?他以为她是什么?睡了一夜就卖给他了吗?

  “那个,顾,顾总,这就没必要了,你真的没必要为我负责的,那个,就当一场梦好了哈……”她吓得不轻,这个该死的男人,动不动就要和她结婚,玩呢?

  顾项游的脸阴沉的可怕,这个小女人的脑袋瓜里到底在想些什么,他不让她负责就不错了,她还自己送上门来了,多少人想和他结婚,都是不可能的事情。她还在这里挑三捡四的推脱。

  秦创也在一旁纳闷,他这个老大的心思还真是难猜,一言不合就结婚,真不知道被顾老太太知道了会是什么反应?

  离丝也顾不上自己身上穿的睡衣,撒腿就往外跑,她要快点逃离这个可怕的男人和这窒息的地方。

  “如果你不想让你的父亲……”他故意拉长了声调。

  她的脚步立马沉住了,顿在那里一动不动,一说到父亲就腿软。现在他的声音就好像来自地狱般,一语就戳中她的要害。

  “顾项游,你卑鄙……”她没有怀疑过这件事情的真实性。因为她多多少少听过别人说他的能力,以他的势力,调查到她简直犹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。

  他突然的起身,红酒浸湿了桌上的文件,他一步一步向她走来,像魔鬼一般,带着凶神恶煞。

  以最快的速度掐上她的脖子,逼她到墙角,“愚蠢的女人,这不就是你的目的吗?后悔了?”

  他掐的她生疼,身子紧紧贴着墙壁,她有些喘不过气,脸也憋的通红。

  “不过,已经来不及了。”顾项游放开掐着她的手,凑到她耳边吐着气,暧昧的说。他的态度转变的太快,离丝一时脑子有点短路。

  顾项游放开她后,她就大口大口喘着粗气,时不时还咳嗽的停不下来,眼泪都被她咳出来了。

  民政局的门口,离丝看着那个代表着一辈子幸福的红本子,心里五味杂陈,她就这样把自己给嫁了,嫁的还是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男人。这一切仿佛都是一场梦一样。是她们平常人想都不敢想的。

  直到坐上那辆红色限量版的法拉利,她的心还是忐忑的。

  这辈子,她没能想过自己能坐上这么好的车。车子极速的在A市的城市里穿梭,谁都知道,那是所有人都不敢惹的人,所以街上的人都避而不及。
  
烽火红颜:少帅的娇妻
少帅说:“我家夫人是乡下女子,不懂时髦,你们不要欺负她!” 那些被少帅夫人抢尽了风头的名媛贵妇们欲哭无泪:到底谁欺负谁啊? 少帅又说:“我家夫人娴静温柔,什么中医、枪法,她都不会的!” 那些被少帅夫人治好过的病患、被少帅夫人枪杀了的仇敌:少帅您是瞎了吗? “我家夫人小意柔情,以丈夫为天,我说一她从来不敢说二的!”少帅跪在搓衣板上,一脸豪气云天的说。 督军府的众副官:脸是个好东西,拜托少帅您要一下!
关闭推荐
账户剩余:33书币
请选择要购买的章节
购买说明:
1.已购买章节及免费章节,不会重复扣费;
2.批量购买将从您所在的章节位置向后开始计算购买章节;
3.批量购买的章节阅读完毕时,将恢复到自动购买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