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 医院见到离爸爸

  到院内的时候,秦创已经在外面等候了,她走过去的时候,秦创自然的给她拉开车门。

  “游大,去哪里?”

  “市第一医院。”他看着她,淡淡的开口。离丝看看他,他好像总是这么淡定,就没有急躁的时候。不过,她要是知道日后只要是跟她有关的事他都急躁的话,她现在打死都不这样想。

  秦创似乎有些犹豫,“那个,游大,公司的那个项目一直在催了,您一天都没去公司了,今天……”

  “告诉那些人,不想合作就走人,恕顾某不能奉陪。”顾项游以他一贯的姿态开口,每一句都透漏着霸气。

  “那个,游大,顾老太太……”秦创好像有些为难,不知道该怎么开这个口。

  不过秦创一提顾老太太的时候,他就已经明白了。该死的,他一定会揪出公司告密的那个人。他这个奶奶一天都不让人清静。

  “知道了,我会处理。”顾项游无奈的摇摇头,对于他这个奶奶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
  秦创也不敢再说什么,就专心的开他的车。

  很快,第一医院的字样就出现在她的眼前,这是第一次她没有看到他在车上睡觉。

  到了医院的时候,离丝大气都不敢喘一下,生怕他一变褂就不带她看自己的父亲,所以就只能任由他拥着她走。

  病房门口,顾项游看了她一眼,示意她就是这里了。离丝透过窗户,看到了正在做透析的父亲。眼泪一下子没忍住就顺着脸颊流下来。这么多年,她唯一坚持做导游那份工作的理由就是父亲。爸爸的病消耗太大,她才不得不做人们口中那份所谓来钱快的工作。

  “宝贝。”顾项游深情的叫她,对上她的眼睛,唇也慢慢的靠近,试图吻去她眼角的泪水。

  离丝有些不适应,本能性的往后躲去,顾项游也没有太在意,索性就用手替她擦去眼角的泪水。看她这样,他的心也跟着痛了。

  刚好,离丝的父亲离爸爸似乎是感受到自身亲情的存在,仰着脖子往他们这边看去,顾项游刚好准备再次吻去她的泪水的时候,就看到她对着里面的方向艰难的挤出一抹笑容。

  有些逞强,笑的勉强,顺着她的方向看去,离爸爸看着自己的女儿强撑着自己的身体,肌肉都似乎在紧绷着,用尽全身力气嫣然一笑。

  “爸……”离丝带着哭腔,仰头向上把自己的眼泪擦干,然后边叫着边走进病房了。

  顾项游随后跟着她进去,刚进门,离爸爸就有些心疼,整个眉毛也因为心疼全部都粥起来“离儿,这也太贵了,爸以前呆的医院就挺好,咱不浪费这钱……”

  护士已经给他做完透析,他作势就要下床,看离爸爸这架势,应该是要立马就想要拉着她转院,回到原来那个医院的。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也丝毫没有注意到顾项游的存在。

  离丝的心里紧张极了,下意识就要去扶离爸爸,心里又埋怨他刚刚才做完透析,就不好好的休息,不知道又要干什么。

  “爸,你先坐下……”她的声音仍然是止不住的哽咽,她想,这是她永远都走不出的局,只要每每看到父亲,她的眼泪也总是止不住要留下来。

  “不是说不让你乱花钱的吗?你看看你,咱家还哪有那么多钱?”离爸爸仍然咬着这个话题不松口,一直在自己说着,说到底,就是心疼钱!

  离丝的心里有些难过,她知道自己的父亲,这辈子都没怎么过上好的生活,突然搬到这样的病房,除了不适应以外就是在担心钱的问题。

  “爸,你不用担心了,这都是我们公司帮忙的,我可没花一分钱。”为了能够让离爸爸安心,离丝也只好编出了谎话,但内心里,她是善意的谎言。

  “你们公司?”离爸爸有些疑惑,也停止了刚才不停的唠叨,眼睛瞟着她。

  “是,他就是我们公司的顾总,今天是专程过来看你的。”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和圆这个谎,只能指着一旁气场过于强大的顾项游借他一用。

  这样也好,起码自己不用为了一会和爸爸怎么介绍他的问题发愁,确实是个一举两得的好办法,她总不能说,“这是她老公,她已经结婚了?”

  “离爸爸,您好!”一旁的顾项游已经被冷落了那么久,心里本来就有一股气,没想到刚听到她提他的名字,结果她说自己是她的老总,心里莫名的怒火伸上来,快要把自己烧死。

  他不至于让她这么丢人的吧?连介绍都不愿意真实的说出来?顾项游还是极力的隐忍了下去自己那快要烧死人的怒火,他的反应能力还是很快的,赶忙上前,礼貌性的伸手,向离爸爸打了声招呼!

  离爸爸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他就已经先伸手了。刚才听离丝说完,才注意到旁边原来一直有个人,看向他的时候,他整个人都是很威严的,难怪,刚刚他总感觉有一股冰冷的气息存在。

  “您好,顾总,怎么还麻烦您亲自跑一趟呢?”离爸爸虽然也是见过世面人,怎么说,岁数已经在那了,走过的路肯定比他们吃过的盐还多,可是就是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是不可置疑,不可动容的。

  离爸爸伸出手,满脸感激的看向顾项游,顾项游有些懊恼的看了眼一旁站着低头不敢说话的离丝,似乎是从牙缝里吐出一句话“没关系,离爸爸,这是我们公司应该做的,关心好员工的方方面面嘛。”

  顾项游都这么说了,离爸爸也不好再说什么,只是不好意思的自己挠了挠头,说了一句“真是不好意思,就我这病,还要劳烦这么多人过来看我。”离爸爸的眼里是止不住的心酸。

  离丝看着自己年迈的父亲,每日要遭受着多少痛苦她以前都看在眼里,难免眼眶有些泛红。

  不过顾项游给他安排的很好,这个病房比起以前她给爸爸住的那间,简直是不能比,而且顾项游请了专门的人来照顾,所以她打心底还是很感激他。
  
烽火红颜:少帅的娇妻
少帅说:“我家夫人是乡下女子,不懂时髦,你们不要欺负她!” 那些被少帅夫人抢尽了风头的名媛贵妇们欲哭无泪:到底谁欺负谁啊? 少帅又说:“我家夫人娴静温柔,什么中医、枪法,她都不会的!” 那些被少帅夫人治好过的病患、被少帅夫人枪杀了的仇敌:少帅您是瞎了吗? “我家夫人小意柔情,以丈夫为天,我说一她从来不敢说二的!”少帅跪在搓衣板上,一脸豪气云天的说。 督军府的众副官:脸是个好东西,拜托少帅您要一下!
关闭推荐
账户剩余:33书币
请选择要购买的章节
购买说明:
1.已购买章节及免费章节,不会重复扣费;
2.批量购买将从您所在的章节位置向后开始计算购买章节;
3.批量购买的章节阅读完毕时,将恢复到自动购买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