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:他有病

  “爸妈,我回来了,这是我男朋友黄超。”周柳将脚上的高跟鞋往旁边一甩,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。

  “叔叔阿姨好,一点心意送给你们。”周超扫了杨业一眼,摘下墨镜笑了笑。

  杨梅看到礼品盒上写着长白山人参的字眼,一张脸笑开了花,接过礼物笑道:“小超啊,你来就来,还买这么贵重的礼品干嘛?”

  见周柳一坐在椅子上就开始玩手机,周常本咳嗽一声:“小柳,你表哥从部队回来了,快打个招呼。”

  周柳抬头瞄了一眼杨业,僵硬说了句表哥好,然后继续玩手机。这时周柳忽然想起什么,跑到杨业身边,一副好奇的样子问道:“表哥,你在部队干多少年了?”

  “九年多!”

  “听说退伍回来的老兵有不少钱吧?国家给你发了多少钱啊?起码得二三十万吧?”周柳似乎很感兴趣的问道。一旁的杨梅也睁大了眼睛盯着杨业。

  “哦,回来之前都捐给福利院了,现在孤家寡人一个!”杨业淡淡说道。

  闻言,周柳哼哼一声:“都捐了?你是不脑子被门夹了?我刚还准备找你借点钱做生意呢,算了,反正杨家的人都是点头脑简单的穷光蛋。”

  杨梅的脸色也变了变,视线又回到了黄超身上。

  开始吃饭了,杨业总感觉不是滋味儿,时不时朝门边看几眼,老爸怎么还不回来?

  周常本似乎心情不大好,时不时和杨业碰杯。

  这时杨业看到黄超的手臂上有一些带红黄色的斑疹,他皱起了眉头朝他仔细看了过去,过了半响,杨业冷不丁抬头朝周柳问道:“你们交往多久了?同过房吗?”

  桌上几人一愣,都不明白杨业怎么会问这么个问题。

  “你问这个干嘛?都是成年了还有什么不能做的。”周柳夹起一块牛肉放进嘴里,满不在乎说道。

  见周常本夫妇有些惊愕,黄超点燃一支烟笑道:“大表哥啊,都啥年代了,我和柳柳感情很深,再说都是成年人了……”

  “他有病!”杨业突然打断黄超的话,一指黄超,看向周常本夫妇。

  黄超摸了一把头上的黄毛,故意亮出手上的腕表:“大表哥,我这表知道多少钱吗?两万,正宗瑞士名表。我知道你现在没钱,但饭可以乱吃,话可不能乱说,我能有什么病?”说着,还将一把大众标志的车钥匙放在了桌上。

  杨业瞄了周柳一眼:“你有严重性病,为什么要瞒着周柳呢?要害她呢?”

  “杨业,你嘴巴给老娘放干净点?谁有病?你才有病?你全家都有性病!”周柳一拍桌子,指着杨业气呼呼扯开嗓门喊了起来。

  “小业啊,你怎么知道,他身体有问题呢?这可不是小事儿啊!”周常本皱眉对杨业说道。他虽然知道眼前这黄毛小子不怎么样,但他不愿意这小子真有那种病,否则就是害了自己女儿。

  “我刚才看到了他手上的红黄斑点,在他吃饭的时候看了他的舌苔和眼睛。确定无疑,姑父,我在部队的时候就是军医,这不会错的!”杨业轻声说道。

  “啪!”黄超一拍桌子站了起来,指着杨业吼道:“老子警告你,别乱说话,否则别怪老子翻脸不认人。”

  “周柳,你难道没有发现过他的异常吗?比如皮肤上的问题,还有你自己身上的问题。”杨业盯着周柳。

  周柳忽然记起来,两个月前开始黄超和自己那个的时候必须要关灯,以前他的习惯都是开灯……而且,一个星期前,自己下身奇痒,发红,还有难闻的味道。

  看到周柳神色异常,周常本蹭的一下站起来,指着黄毛喝道:“小子,你说老实话,到底有没有病?如果你害了我女儿,我跟你没完。”

  “哎呀,你吵什么吵,有没有问题明天去医院检查一下不就知道了。都坐下,小超,你也坐下。”杨梅见情况不对,她立即开口打圆场,并狠狠的瞪了杨业一眼。

  “小业啊,你是部队里的医生,说不定看走眼了呢?你表妹可是第一次带男朋友回家,你说话也要注意着点。”杨梅朝杨业冷冷的说了一句。

  几人坐下来了,但杨业没心思吃饭了,他问道:“姑,我爸怎么还没回来?”

  “哼,你爸?你爸在养老院呢,怎么可能回这里。”黄超叼着烟冷哼一声。

  杨业一愣,立即皱起了眉头:“你怎么知道我爸在养老院?”

  这时刘梅立即给周柳打眼色,可还是慢了,黄超一脸高傲道:“我当然知道,你爸还是我安排进的养老院。人老了,腿脚也不利索,住这里也是浪费资源。”

  杨业转头看向周常本夫妇:“你不是说我爸出去有事了吗?”
  
恰逢暮雪亦白头
她爱了她十年,丢了公主身份,弃了皇家权贵,最后却是红颜枯骨,情深不寿. 一切的痛苦与折磨,终于压垮了她心里最后的爱恋. 青山暮雪可白头,她终是辜负了这个名字. 看不到青山,也到不了白头.
关闭推荐
账户剩余:33书币
请选择要购买的章节
购买说明:
1.已购买章节及免费章节,不会重复扣费;
2.批量购买将从您所在的章节位置向后开始计算购买章节;
3.批量购买的章节阅读完毕时,将恢复到自动购买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