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:会治病,会打架

  走到窗前,杨昭辉才看清楚来人的模样:“是小业,我的小业回来了?”老人说着,用一只手颤抖着朝杨业的脸上摸去,他生怕这又是一场梦。

  “爸,是我,回来了,真的回来了。”杨业紧紧的握着父亲的手,半响,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  杨昭辉挣扎着要起来,双腿无法动弹,杨业帮忙将他扶起半靠在床上,他掀开单薄的被子,看到父亲的双腿瘦骨嶙峋,没有一丝肉色,心中不禁一阵难过。

  “爸,你别动,我给你看看腿。”杨业说着,从腰间摸出一个羊皮包,打开后一排闪亮的银针露了出来。

  “哎,医生说没法治了,以后都得坐在轮椅上。小业,你别费力了。”杨昭辉叹息一声,颇感无奈。

  杨业没说话,取出银针,对着血海、承山、足三里,三个穴位慢慢刺入银针,右手捏着一枚一针,在血海穴上轻轻转动着,丹田内一针翻腾,一缕元气通过银针进入杨昭辉的穴位,元气顺着经血进入他身体。

  杨昭辉之感觉双腿微微有些发热,又有些酥麻。

  十多分钟后,杨业收针,擦了一把汗水,笑道:“爸,你动下腿试试?”

  “嗯?”杨昭辉闻言试着动了动双腿,惊讶的发现不疼了,以前只要一动,关节处就疼的钻心,所以不能走路。

  “不疼了,真的不疼了,儿子,你,你是在部队学医吗?”杨昭辉满脸幸喜道。

  “嗯,算是军医。”杨业点点头。

  “好好好,比起我这个做老师的出息多了。”杨昭辉满是高兴。他的认知里,现在医生是个很吃香的职业。

  父子两见面聊了大半宿,杨业本想在这里面将就睡一晚,但空间实在太小,而且潮湿很严重,杨昭辉硬是要他出去找个宾馆睡一晚。

  “爸,您放心,过几天我就来接您出去,再也让您受苦了。”杨业说完之后,提着包出门了。

  他从养老院出来后,没有车,只能凭着感觉在黑夜里行走,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来到了简易公路上。虽然路灯很暗,起码不用摸黑行走了。

  走了三四百米,忽然看到前面停了一辆黑色越野车,走进了一些之后,看到车身轻微有些晃动。

  “车震?”杨业有些惊讶,但很快便释然了,见怪不怪。

  但走了几步,杨业便皱眉停下了脚步,他隐约听到车内传来微弱的呼喊声,是什么?他屏住了呼吸,耳朵一动,是一个女孩子喊的“救命!”

  杨业加快了脚步走到车旁,透过玻璃朝里面看去,两个年轻男子正将一个女孩摁在后排座椅上,欲做不轨之事。

  “嘿嘿,小妹儿,你就从了咱兄弟两吧,保证让你好好舒服一翻。啊,你敢咬我?操你大爷……”

  童菲儿简直要绝望了,她怎么也没想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,会遇到新闻上才见到过的事。而且,这两个家伙明显喝了很多酒,手机也在慌乱中丢了。

  感觉身上的衣服被撕扯的越来越少,童菲儿撕心裂肺的哭喊了起来。

  “你叫,你使劲儿叫,叫哑了也没人过来,这荒郊野外的,哈哈……”一个男子怪笑着,这小美女越是叫得凶他越是兴奋。

  “喂,外边有人。”杨业突然打开车门,把里面的两个家伙吓了个半死。大半夜的突然站在车门边,还以为是鬼呢。

  两个醉鬼看清楚杨业之后,立马咆哮着吼道:“哪里来的小混蛋,给老子有多远滚多远,坏了爷的好事不然弄死你。”

  杨业懒得跟他们废话,一手抓一个,直接从车内拖了出来扔到地上。

  “华夏这么美好,就是你们这些渣坏了景色。”杨业点燃一支烟,心中特别愤怒,今天心情本来就不好。

  “我干,老子弄死你!”一个男摇摇晃晃站起来,从身后抽出一把匕首,猛地朝杨业刺过来。

  杨业冷笑一声,右手精准的扣住男子的手腕,朝右边一翻,男子疼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匕首也掉了。

  杨业捡起匕首,唰唰唰,匕首仿佛在他手中有了生命一般,跳动了起来。

  他一脚踩在一个男子的脸上,匕首指着另一个男子,道:“把钱和车钥匙留下,绕你们一命,这荒郊野外的,就算你们叫哑了也没人过来。”

  两个男子瞬间清醒了,刚才还在嘚瑟这地点选得好,现在已经后悔到了脚掌心里。本来是劫财劫色,现在倒好,被别人劫了。
  
恰逢暮雪亦白头
她爱了她十年,丢了公主身份,弃了皇家权贵,最后却是红颜枯骨,情深不寿. 一切的痛苦与折磨,终于压垮了她心里最后的爱恋. 青山暮雪可白头,她终是辜负了这个名字. 看不到青山,也到不了白头.
关闭推荐
账户剩余:33书币
请选择要购买的章节
购买说明:
1.已购买章节及免费章节,不会重复扣费;
2.批量购买将从您所在的章节位置向后开始计算购买章节;
3.批量购买的章节阅读完毕时,将恢复到自动购买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