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 还想逃?

  好痛!

  慌忙拉开门往外冲的宋悠然撞上一个人!

  是那个倒水的男人!千鹤结实的胸膛像堵墙一样拦在门口,踉跄跑到门口的宋悠然被他用巧劲制住,带回沈泽乾面前。

  “爷。”千鹤征询地看过去,这女孩模样很是不对劲,像是被喂了什么下三滥的东西,手下高温的温度也让他确信他的猜测。

  一定是被人下药了!是他们给我下了药!

  宋悠然喘着气双眼瞪大,脑子里回响着沈泽乾的话。

  “我三十万买的是你!”

  冷漠的话语像极了一记耳光打醒她,想到身体的奇怪反应,宋悠然确信他们肯定是用药了!她用意志强压着身体的渴求,冲向门口却被千鹤拦了回来。

  身体受制于人,药效又猛烈起来,她再使不上力气,无路可逃!

  沈泽乾一边饶有趣味地打量宋悠然,一边问,“那老东西呢?”

  “走了。”千鹤简短又恭敬地答。

  “这人倒是溜得快,烂摊子扔给我。”沈泽乾翘起腿冷然道,目光在桌上的水杯上停留片刻。

  顺着沈泽乾的目光看过去,千鹤立刻反应过来,宋悠然这副样子一定是张尤成为了逼人就范搞的鬼,在水里动了手脚。

  而这种多余的事情,沈泽乾从来不屑做,也根本没有需要。

  现在,他有点吃不准沈泽乾的意思,张尤成擅自作主药了宋悠然,沈泽乾……会生气吗?

  “放开我!你们卑鄙无耻!给我下药!”就算是被千鹤制住了,宋悠然还在挣扎,显然是误解了千鹤对她下药,趁千鹤愣神的功夫,毫不留情的一脚踢开他。

  宋悠然身上的衣服在药效作用和挣扎下,开了大半。

  沈泽乾脸沉了下来,千鹤心一沉,立刻开口解释,“爷,是张尤成下的手。”

  出乎千鹤意料的是,沈泽乾只是挥挥手,让他把宋悠然制住。没有发火,更没有责骂。

  千鹤明白沈泽乾的意思,扶起在地上挣扎的宋悠然,默不作声地把她放在套间里的纱幔笼罩的大床上,然后转身带上了门。

  现在这个密闭的房间里面只有沈泽乾和宋悠然两个人了,宋悠然瘫倒在洁白的床单上,不断扭动,柔软的被子包裹着她,她渴望更甚。

  沈泽乾剪开一根雪茄,矜贵地放在鼻底轻轻嗅着。

  点燃雪茄,沈泽乾仰头吐出云雾,时不时抬眼看看在大床纱幔帐子下挣扎翻滚的宋悠然。

  宋悠然难熬极了,身上的热一直烤炙着她的神智,她咬牙转到沈泽乾看不到的地方,擦擦汗,看向窗子。

 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!一定要逃出去!不能把身子给这个坏人!

  刚偷偷把脚挪了挪,眼前一花,男人的如山一般的身影从窗前压迫而来,把光挡得严严实实。

  “怎么?还想逃?”

  醇厚却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宋悠然被人嫌恶地捏着衣领拎起来,重新扔到大床中央,似乎那人便是如此天生冷漠,不知道什么是怜爱。

  床垫猛的下陷,卧出一块暧昧的凹痕,伴随着的是一阵娇气的“吱吱”乱响。

  一片危险的阴影覆盖在她上空,热度灼人。

  “你最好记住,你是我的了。”
  
枕边蜜宠:辣妹前妻不好追
傅仲天俯身凑到她面前,要不然,你用你自己赔给我?
关闭推荐
账户剩余:33书币
请选择要购买的章节
购买说明:
1.已购买章节及免费章节,不会重复扣费;
2.批量购买将从您所在的章节位置向后开始计算购买章节;
3.批量购买的章节阅读完毕时,将恢复到自动购买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