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多少钱,我赔

  京州的七月,烈日炎炎。

  沈蔓珺穿着严实的洗车制服,认认真真的擦洗着面前的豪车,冷汗自她额角沁出。

  该死的例假,提前来报告了,疼的她有些站不稳,小腹不时传来阵痛,一会的功夫她的脸色就有些苍白。

  太阳太大,脑袋也昏昏的,沈曼珺居然在车子上睡着了。

  江积言拿着自己车钥匙直接上车。

  灵敏的嗅觉却察觉到了车厢内,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。

  他目光凌厉,倏地回头,就看见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躺在后座上,睡的沉沉的。

  瞬间,他深藏的眉宇间怒意就更深了几分。

  大长腿跨出,自从车上下来,砰的一声就将车门关上,走到后座径自将车门打开。

  想都没有想,直接伸手就弯腰一把伶起了沈蔓珺的衣服,将她整个人从车里给丢了出去。

  一回头,看着自己后座上的东西,瞬间脸都绿了。

  沈蔓珺睡的迷迷糊糊的,突然被人拎着领子丢地上,难受的她一下子睁大眼睛,“干嘛呀!”

  “你说呢?”冷得让人发抖的声音。

  车主?

  看清楚眼前的人,沈蔓珺瞬间清醒了,赶紧开口低头承认错误:“对不起对不起啊,我不是故意的。我只是有点……。”

 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,江枳言倏地上来拎起了她的衣服,语气凛冽,丝毫的怜香惜玉都没有“只是有点困,觉得我这车睡着很舒服?还是,想借此机会股已接近我又或者爬上我的床?”

  他的话,尖酸刻薄,十分难听。

  沈蔓珺闻言,倏地抬起头,目瞪口呆的。

  视线里映入男人分明好看的五官,只是那深邃的眼眸让人看不穿,还透着薄薄的怒意。微扬的唇角上,那抹冰冷的弧线,变得讽刺而充满鄙夷。

  “请你说话客气点!”沈蔓珺的脾气也不是软性子,她知道自己睡了客户的车是不对。

  但是绝对不能接受这样的侮辱。

  她挣开江枳言的掌控,目不转睛的迎上视线说道:“我睡了你的车是我不对,我向你道歉。但请你不要对我进行人身攻击,这也是作为男士最起码的绅士风度,不是吗?”

  只是沈蔓珺越看面前的男人,越觉得他很眼熟。

  打量的目光在江枳言的身上游走了一圈,明亮的眸子骤然间就挑了一下:是他!赫赫有名的江家大少……

  “风度?”

  江枳言对这两个人很是讽刺,伸手伶起蔓珺的袖子,就把她扔到车门口目光看向车厢内:“那么请你现在告诉我,这个应该怎么解决?”

  蔓珺的挣扎了一下,发现无济于事视线就看了过去。

  顿时,脸一下自己就红一阵白一阵。

  下意识的就回头去看自己的屁股。

  好在洗车的制服都是红色的,所以不太看的见裤子弄脏了。

  可是车厢内位置上的血迹却是很清楚的,而且在高温下一会的功夫整个车厢就充斥着一股很难闻的血腥味。

  蔓珺心虚,完全哑口无言。

  她低着头,语气也降低了几分:“我马上处理干净。或者,或者这一套座椅套要多少钱,我赔。”

  江枳言觉得她一定是开了一个玩笑。

  赔?

  他松开手,擦了擦自己的手,才单手插在裤带内风轻云淡的说道:“这一套都是我从澳大利亚带回来的,私人订制。你要赔?行,五十万,现金还是支票?”

  五十万?

  蔓珺惊愕的抬起头,看着江枳言眼里的戏谑,拳头就暗暗一握。

  她哪里来的五十万。

  到现在,母亲都还躺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,生死都不一定。

  否则的话,她也不会到处打工凑钱。

  “江少,对不起!”她松开拳头,后退一步,直接给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:“五十万我真的赔不起,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!如果可以的话,我愿意做其他事情作为赔偿。”

  江枳言上前伸手挑起蔓珺的下颚,语气冷冷:“做其他的事情赔偿?我还以为有多清高,目的还不就是为了爬上我的床吗?不过你的手段……我倒还是第一次遇到。”

  蔓珺忍着肚子疼,没有想到江枳言会是这样的人。

  她撇开头,咬着牙努力的站稳脚跟说道:“好!五十万,我可以赔!但请你为你刚刚的那句话向我道歉!”

  江枳言倒是很意外她这个倔脾气,目光看过去才落在蔓珺苍白无色的脸庞上。

  只是他还没有开口,站在一旁摇摇晃晃的沈蔓珺两眼一闭,忽然之间就朝着他倒了过去。
  
产科男医生
产科男医生余明婚礼现场不仅被未婚妻带了绿帽,还被卷入到了一个由他兄弟亲手制造的阴谋中,慌乱中他借助女病人仓皇逃离,一步一步走上复仇之旅,亦是一步一步走进白富美的心……
关闭推荐
账户剩余:33书币
请选择要购买的章节
购买说明:
1.已购买章节及免费章节,不会重复扣费;
2.批量购买将从您所在的章节位置向后开始计算购买章节;
3.批量购买的章节阅读完毕时,将恢复到自动购买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