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你死定了

  我这是想利用记者堵林振海的到来,倒把我和宫泽堵一起了。

  “我帮你摆脱记者,我们之间就扯平了,怎么样?”我偏过头,对着一旁黑脸的宫泽道。

  这下他应该后悔没带人吧,不然可以直接把那些记者挡在远距离之外。

  “摆脱了再说。”宫泽冷冷的哼了一声。

  我一把拽起宫泽的手,朝着不远处的楼梯跑去。

  一口气跑到三层的顶层天台,指着一处道,“那里有一个楼梯,可以直接到隔壁那栋房子的天台,然后,就顺利的摆脱记者了。”

  宫泽突然抽出手,冰冷如寒的目光睥睨着我。

  我愣了一下,看着空荡荡的手,往衣服上搓了搓,大喘着气道,“你不是不能被记者采访吗?”

  说完,我立马撇头的闭上嘴,懊恼的咬了咬舌。

  “你还真够了解我。”宫泽讥笑道。

  “我是无意间知道的。”我找着借口。

  宫泽不对被记者采访到,这是宫老爷子对他的一个命令,一旦他被记者采访到,就得接受宫老爷子安排的相亲,不过没有对外说,只是对宫家的人说过,不小心又被陈一一知道了。

  所以我才能脱口而去,现在真想咬掉自己的舌/头,多嘴干嘛的。

  “是吗,无意吗?“宫泽的声音又冷了几个度。

  “他们肯定是天台上。“天台的入口处有人嚷嚷着。

  势必马上要上天台。

  “诶,你还墨迹什么?”我郁闷的要暴走了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我看到身躯挺拔的他浑身抖了一下。

  我不由的朝宫泽伸出了手,轻声道,“没事的,我不会让你受伤啦,我保证。”

  宫泽冰冷的瞳孔快速的收缩,巍然不动的站定着。

  我吐了口气,直接拽起宫泽的手,他的手冰冷无温度,对于我的行为他也没有反抗,“我先下,你后下,这里我爬过好多次,不会有危险的。”

  宫泽抿着薄唇并没有说话,他的视线有些恍惚,就像是……

  我晃了晃脑袋,松开手,抬起脚,顺着楼梯踩下去。

  “快点,真的没事的。”我边安慰边往下又道。

  直到我下了三节楼梯,宫泽才迈脚下来。

  他是闭着眼的,扶在楼梯上的手发抖的很厉害,像是鼓足了天大的勇气。

  当下完所有的楼梯,来到邻栋楼的天台时,我终于松了口气。

  侧过头看了眼宫泽,他身子还在微微发抖,冷硬俊朗的脸上惨白惨白的。

  “原来你怕高啊。”我恍然明白的道。

  绝然他脸色苍白,但那冰冷的眼神还是足够威慑人的。

  我立马绷起脸,一本正经的道,“走吧,我带你下去。”

  “告诉别人,你死定了。”他恢复的还真快,大长腿一迈的走到了我前面道。

  “放心,绝对守口如瓶。”我小跑的跟上,发誓的语气回答着。

  下天台有一个铁门。

  宫泽先用手一推,纹丝不动,他用脚一喘,还是不开。

  我纳闷道,“这门被锁上了?”

  “你说呢?”宫泽有些恼火。

  我不好意思的讪笑,“我是三年前爬过几次。”

  当时我妈被林振海赶出林家,绝望的自杀了好几次,也住了好几次院,那时是被林振海净身出户的哪有钱啊,后来发现了这个地方,就带着我妈从这里逃出医院。

  这件事都羞于说出口的。

  不过后来我赚钱之后,主动到医院还上了。

  “诶,宫先生,你为什么怕高啊?”我故意往枪口上撞的问。

  这个宫泽,或许只是看起来冷冰冰的。

  “怎么,你还有能耐治吗?”宫泽嘲笑般的斜视着我。

  我拍了拍胸/脯,“你说对了,我可是金牌心理治疗师,什么疑难杂症我都能治。”

  宫泽突然眯着眼的看着我。

  他的眼底跳跃着一丝我看不懂的暗芒。

  “你如果能治好她的抑郁症,我帮你。”

  他说的她,是他心爱的女人,上官奇妙,陈一一对我说过,这个上官奇妙得了很严重的抑郁症,所以宫老爷子才不会答应他们之间的事,才会说出谁能睡了宫泽,就能得到他认同的这种偏激言语。

  “这不就是你的意图吗?”宫泽眼底有浓重的讥讽。
  
恰逢暮雪亦白头
她爱了她十年,丢了公主身份,弃了皇家权贵,最后却是红颜枯骨,情深不寿. 一切的痛苦与折磨,终于压垮了她心里最后的爱恋. 青山暮雪可白头,她终是辜负了这个名字. 看不到青山,也到不了白头.
关闭推荐
账户剩余:33书币
请选择要购买的章节
购买说明:
1.已购买章节及免费章节,不会重复扣费;
2.批量购买将从您所在的章节位置向后开始计算购买章节;
3.批量购买的章节阅读完毕时,将恢复到自动购买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