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自扇嘴巴

  其实但凡是还有其它一点点希望,林瀚是肯定不愿意去向心怡张口的。

  当初他和心怡在学校里有校花校草之称,但是两人的品性却有着天壤之别。

  林瀚是个专情的人,自从和初恋女友辰兰交上朋友后,就一直在用心经营着这段感情。反观心怡,仗着自己漂亮有钱,男朋友是换了一茬又一茬。

  也不知她是那根筋搭错了,竟然主动的追起林瀚来。并且非常明确的告诉林瀚,只要林瀚甩掉辰兰,做她的男友,她就立即打十万块钱到林瀚的卡上。

  十万块对于无父无母的林瀚来说,无疑于天文数字,但是他想都没想的拒绝了。这让心怡非常的恼火,为此还叫了几个男生打过林瀚好几次。

  在后来辰兰跟林瀚分了手,心怡还特意对他好一顿嘲笑。不光如此,火锅店失火后,心怡还在同学群里放烟花庆祝。

  这样的同学,如果不到实在走投无路了,林瀚是断不会去求她的。

  心怡咖啡店

  “哎呀,这不是林老板么?怎么着,想喝咖啡了?”

  看到林瀚湿漉漉的走了进来,身材高挑,肤白肌嫩,大长腿,有着一双勾人魂魂桃花眼的心怡,满脸讥笑的说道。

  “心怡,我不是来喝咖啡的,我是想问你借钱的。”林瀚满脸通红的抹了一下脸上的雨水。

  “呵呵,我不管你是来干什么,你这湿漉漉的一身水,将我店里的高级地毯都弄湿了。现在给我立即滚到店外,有什么事站到店外说!滚滚!”

  林瀚满脸通红的退到了门外,谦卑的说道,“心怡,我那名深度烧伤的员工,还需要手术,现在还缺五十万。请你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,借点钱给我吧,求你了!”

  “借钱呀?你只要跪下来一边自扇嘴巴,一边大喊我是沙雕!哄得我开心了,钱不是问题!”

  “啊?”

  “啊什么啊?别啰嗦!想要钱的就给我跪下来,否则有多远滚多远!”心怡得意的抖着一条大长腿,洁白的瓜子脸上说不出的兴奋。

  当着所有客人的面,林瀚深吸一口气,缓缓的跪了下来。

  心怡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,“沙雕,你耳朵有病吧,不光是跪下来,还要自扇嘴巴大叫我是沙雕!对了,我得把你这个样子拍下来,发到同学群里去。”

  林瀚的心在滴血,他举起手,一边用力掌嘴,一边大声的喊着我是沙雕!

  “哈哈哈!痛快!沙雕,给我用力的扇!哼,本美女如果不高兴,你的钱还是借不到的!”

  虽然脸很快的就肿了起来,虽然嘴角的血滴了下来,虽然羞愤的满脸通红,但是林瀚的头却始终是昂着的!

  血水合着雨水,流到了他脖子上挂着的玉坠上。

  这是一枚非常普通的玉坠,是林瀚读大学生的时候,在一个古玩市场淘到的。

  这枚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玉坠在沾是林瀚的血后,突然间金光闪了闪!只是此时正好一个闪电划了下来,所以谁也没看到林瀚的衣服里有金光闪过。

  “心怡,可以了吧?”扇了十几个嘴巴的林瀚停下来问道。

  “可以?做梦!本美女还没玩够呢!现在你大喊十声,辰兰和杨若梦都是渣女!”

  “这绝不可能!”林瀚断然拒绝!

  “吆喝,你还硬嘴起来了,那好,滚吧,一分钱都没有!”心怡怎么可能真的借钱给林瀚,她就是变着法子在整他而已。

  “你、你是在耍我?”林瀚气得身子发抖的爬了起来。

  心怡得意的抖了抖大长腿,“咋的?就是在耍你,不服呀?”

  就在这时,她那搞工程的光头老公从二楼走了下来,看到林瀚愤怒的样子,一问才知道林瀚是来借钱的。

  光头大怒,冲到外面,飞起一脚把林瀚踢出去好几米远。“小子,借钱还敢对我老婆龇牙,我弄不死你!”

  林瀚被踢的头脑翁翁直响,手心在地上也蹭破了好大的一块皮,好半天才从雨水中挣扎着爬了起来。

  他冷冷的看了这对狗男女一眼,转过头迎着狂风暴雨凄惨的向回走去。

  怎么办?如果没有这五十万块钱,医院断不会再给那女工治疗的,那么之前所做的一切也都白废了!

  要不,卖掉一个肾吧!林翰握了握拳头!
  
萌妻嫁到:腹黑大叔宠坏我
一纸协议,宋悠然被迫和沈泽乾这魔头纠缠不休。 作弄她很有趣吗?明明是个人尽皆知的大洁癖,为什么偏偏对她黏着么紧! 好不容易,爷爷的战友找到她,爷孙两个相见恨晚,老爷爷说要给她新的生活。她以为能就此逃脱虎口,结果推开老爷爷家金碧辉煌的门,那男人眯眼看着她。“欢迎回家,我亲爱的小侄女。”
关闭推荐
账户剩余:33书币
请选择要购买的章节
购买说明:
1.已购买章节及免费章节,不会重复扣费;
2.批量购买将从您所在的章节位置向后开始计算购买章节;
3.批量购买的章节阅读完毕时,将恢复到自动购买下一章。